Salome

ただいま(六)



  cp酒红,私设依然有,一发糖结束,注意避雷

 


   十二、誓言


  天色渐渐晚了,望着怀里妖力尽失,重伤过后俨然一副人类模样的酒吞,她知道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。天亮之时,灵山上的净化之气会再次席卷四周,她只能靠着这付甚至带着些许尸斑的僵硬身体,让两人都活着下山。

  眼看着他的意识快要渐渐模糊,她毫不犹豫的背起他,吃力的拖着步子向山下走去。


  "红叶…不要…",酒吞童子颤抖着苍白的嘴唇,竭尽全力在她耳边耳语,"把我放在这,你走。"

 
  他是知道她的吃力的。多少天一直僵硬无力的身体要忽然使用,需要承担多大的痛苦,将他从冰湖之中救起,想必也已经是用尽了全力。现在的她,同自己一样,几乎没有一丝妖力。一个纤细单薄的少女,还是一位刚刚死里逃生、多日未进粒米的少女,如何能背着壮硕的自己走完这千里山路。

 
  "你闭嘴。"她甚至没有回头,语气里没有一丝犹疑,尽管纤弱的双腿已经有些打颤。

  "……这次换我来救你。"

 
  如蚊声般细弱,却又犹如涟漪般,在酒吞都是心中层层荡漾,不可收拾。

  "本大爷一个男人,怎么能让你背。"


  "你平时抱的背的还少了吗?"

   "你…?你怎么知道?!"

   "我说了我一直都在吧,还不相信。"

   "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"

  "一开始啊,"虽然已经精疲力尽,她惯有的小小坏心眼开始活动了,"你还跟我讲了好多话呢…"

  
  "没…没有吧?本大爷从不说什么奇怪的话!"

  "哦?",感受到背上细微的颤动,她的嘴角噙了一丝笑意。

  "说在我的枫叶林里移栽上好枫树的是你吧?"

  "不是!"

  "大战是跟屁虫一样跟在我屁股后面保护我的,是你吧?"

  "切!本大爷才没那么闲!"

  "…生前,被师兄弟欺负的人,是你吧。"

  "…你怎么?!"

  她悄无声息的叹了口气,感受到背后人呼吸的急剧,这蠢酒鬼,到现在都不肯相信自己吗?

  "说过很想我的,是不是你!"

  "那说过我怕黑怕冷,不愿我独自一人的,又是不是你!"

  深秋的夜里,山上清风徐徐,吹过她有些发烫的面庞,良久的沉默,让她很担心他又想如过去一般,只愿做却不愿认,永远把一番深情藏在背影里。

  死一般的沉默里,她索性停下了脚步,赌气似得把他放下,动作却又小心翼翼,生怕弄疼了他胸前的伤口。一双美目,即使是在夜里,也如天上星辰般光彩夺目,眼底不加遮掩的渴望,更是让这抹猩红熠熠生辉。

 
  夜色里虽看得不是很清,可眼前人比夕阳更红的脸却还是清清楚楚映入眼帘。吞吞吐吐,几度欲言又止,像初次陷入恋爱的少年。君临鬼族的王,此刻心快决堤。

  "…是我。"连一贯嚣张的口癖都忘了改,他目光游移闪躲,犹如做错事的孩子,呼吸节奏都乱了,不敢看她的眼睛。

  她脸上笑意加深,"在冰湖湖底,吻过我的是不是你呢?"

  "那不是梦?!"

  "好啊,鬼王大人现在想不认账是不是?!"

   "…没没没没没没有啊!"他顶怕她柳眉横竖,顶怕她不高兴。

  "我不管,是不是梦,反正现在不是,"带着羞赧,她索性闭上眼睛,红唇蜻蜓点水般的,拂过他的唇,又迅速撤离。贵族小姐的教养里,已是最不敢有的行径,这酒鬼到底懂还是不懂嘛?!

  不敢睁开眼睛,良久才听到一声轻笑,似是饱含了无尽的欢愉。她悄悄半眯了一只眼,却被接踵而来的深吻又吓得闭了回去。唇齿交融,空气中的情意浓得快要化不开。她不是未经人事的豆蔻少女,却从未有一刻,感觉到如这般被深爱过。

  急促的呼吸声里,细细风声里,她听到爱人的声音。

  "我知道了,不会抵赖的,",笑语中似乎带着丝丝苦尽甘来的酸涩,"请让我负责好吗,红叶?"

  凭着久远的人类时的记忆,他笨拙而郑重的,半跪在美人脚下,"可不可以嫁给我,做我的妻?"

  "…勉强愿意。",她怕他弄到伤口,不顾泪水汹涌顺着脸颊流下,又是哭又是笑又是急的,连忙扶他起身。喜悦与终于的心情交织,心如涨潮的河水,就快决堤。

  一把将泪人拥入怀中,他低头吻去她颤抖着的睫毛上细碎的泪珠,带着无尽的柔情与爱怜,此刻无言。

  天边,月亮正圆。



  十三、欢喜

  阎魔同晴明一行人在山脚下苦等的第二日傍晚,在茨木童子挣扎着要上山寻人的吵闹声中,才见到两个虚弱的背影相互扶持着踉跄出现在黄昏的山脚下。众人急忙迎上精疲力尽的二人,休息良久,才勉强将伤痕累累的二人护送回平安京晴明寮内,暂作静养。


  尽管震惊,但是众人得知这二人的婚讯后,倒也不觉得有多意外。只是围绕着茨木童子的、若有若无的同情与叹息,日渐增多。

  "挚友,我怎么觉得最近别人看我都怪怪的,很让人不爽啊?"

  想起八百比丘尼和晴明最近的公开,看着他这么副天真正经的样子,酒吞放下手里的酒杯,觉得也难怪别人那么同情他了。

  "茨木啊…你也是时候找个好女人陪着你了。"

  "红叶那种也算?"

  "不准对本大爷的夫人无礼。"

  "啧,明明还没娶过门呢…话说她干嘛非要在晴明寮里出阁?"

  想起这事,酒吞不由得眉头一皱,红叶坚称自己名义上也是晴明的式神,就应该从他寮里出嫁,自己当然一向也拗不过她,也就随她了。

  只是想想自己心爱的女人要在那个男人面前试着嫁衣,整理嫁妆,这段日子还要日日相对,就真的真的,极其不爽。想起这事,他眉头锁得更深了。

  "挚友别皱了,反正也没有眉毛。不过这正是挚友你的特别之处&#-……"

  
  忍着不能相见的苦楚和茨木的贯来胡吹,他第一次觉得酒都不那么好喝了。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


  这一日,整个大江山张灯结彩,原本阴霾暗布的天空似乎都明亮了些。大大小小的各路妖怪更是齐齐来贺,美酒佳肴,锦衣华服,置办得应有尽有,极尽奢华之所能,即使是贵族之子出嫁迎亲,也未有过如此气派的准备。与早早换上礼服的鬼王一起,大江山恭候着未来女主人的来临。

  对镜梳妆,红叶惊讶的发现,自己较之之前吃人的时候,容颜甚至更为娇美。抿过红唇,束好发髻,换上了八百比丘尼为她准备的繁复的白无垢,她对镜浅笑,灿如星河,艳若桃李。

  曾几何时,做人的时候,是不配穿白无垢的呢。身份再如何尊贵,也只是贵族的妾氏,一袭华服抬进府邸,犹如最精致却最廉价的玩偶。得宠时是风流美人,千金买一笑;被人陷害,令人恐惧时,则弃如敝屣,命如草芥了。

  白色为神的颜色,象徵「纯洁无瑕」,寓意过去的生活为前世,而夫家的未来则为重生,含蓄的表达自己抛弃过去,身为妻子,对自己丈夫的忠诚与爱。

  "我可不就是为了他重活一次么?",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竟是不笑,眼里也蕴含着微微笑意,波光粼粼。

  活在这温暖人世,原来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。

  "真好啊,"八百比丘尼替她理着头发,不由得感叹到。或许是真的放下了吧,这个过去被自己视作情敌的女人,现在竟也日渐有了些相惜之谊。

 
  "你也很快的,"她回眸,"你和晴明大人,也一定要安好。"她说着,悄悄把一张写满晴明生平巨细的纸条塞进她袖口。"我现在用不着了。"

  晨辉的朦胧微熹里,女子间的情谊倒也光芒不减,成为最美好也最难宣之于口的秘密。

  接她的阵列虽冗长繁复,半日也就到了大江山。他明明没有度过多少人类的岁月,仪式却事无巨细做的和贵族的正统婚礼一模一样,她没说过,却是她曾渴望过的,这是他的用心。她也如同传统的新娘般低垂着头,和羞掩面,不让他的子民战士们看他的笑话。

  喝过了象征性的三三九度交杯酒,他又被荒川阎魔几个损友推搡取笑着惯了整整339杯酒。红叶第一次见他如此高兴,也是第一次见他真的醉。

  夜深了,宾客散去,阎魔是被判官拥在怀里架走的,很明显这位地府的主人硬是喝半壶也能装醉;

  大天狗就非常没有形象了,直接是醉到被雪女一脸嫌弃的揪着衣领上了天;

  荒川主则是出于远近闻名的惧内,中途就打道回府,想必是慑于娇妻淫威,和臀部旧伤所怖。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 一时间,主殿内,只剩他们二人。夜又深又静,无人敢来打扰鬼王夫妇的新婚燕尔。

 
  酒吞踉跄着来到她身边,她的心里一紧……终于要来了么?

  随后却听到砰的一声巨响,红发健硕的英俊男人,就这么直直倒在她身边,不一会儿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 她顾及不了什么新娘颜面了,脱下繁杂的头饰和穷尽奢华的礼服外套就气呼呼的倒下,背对着他生闷气。什么嘛,这个臭酒鬼,原来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么期待。"笨蛋,臭酒鬼,没眉毛情义浅!"

  过了好一会,她才忍不住回头,看他安逸的睡脸。挺拔的鼻梁,分明的轮廓,若不是知道,很难想象这个刚毅的英俊男人曾经淹没在湖底绝望而死过。

  所幸他再也不用冷了,从此有她在这个人身边。

  她想着往后的悠长岁月,幻想着以后相拥而不必分离的日子。曾几何时,她曾那么担心过再也无法触碰这个人呢。

   何其所幸。

   温热的手掌忍不住抚上他脸颊,温暖的实感,不是梦里。

   紫眸忽然在自己面前睁开,一个猝不及防,就被压制身下,她低低惊呼,熟悉的沉稳男声在耳畔响起,"夫人说谁情义浅呢?"

惊吓之余, 一句夫人叫她红透了脸,无法与他灼热的视线对视,她倔强的别开脸,"谁没有眉毛谁情义浅!谁诈我谁情义浅!"

  "哦?",酒吞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,"那夫人可要尝尝这情义到底深还是浅呢?"

   "臭酒鬼!"

   "在。"


   满室春光,旖旎不尽。



  自此后,岁月悠长,永不分离。




  …………………


听闻,人死之后,灵魂都会投胎转世,只有那些对世间的人或物有非同一般执念的,才会徘徊人世,不肯离去。

  现在想想,明明很多次,灵魂早已离开身体很远了,却是一步也离不开酒吞童子。

  当时的那份执念到底是什么呢?

  很多很多年以后,红叶夫人坐在大江山鬼王的台阶上,看着满山遍野灿烂如火,热烈如歌的红枫,含笑等着爱人归来时,才终于想明白了这个问题。







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六级考完才来更,不好意思!应该终于终于完结了,下次有想法应该可能(?)还会写文吧,感谢大家的喜欢!我现在也是有酒吞的人了!坐标雀之灵,欢迎找我玩耍!!!

 

 

 

 













 

 


 

 
 

 
 

 

 

评论(4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