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me

【酒红】ただいま(五)

ただいま(五)

 
cp:酒红
应该快完了……吧……私设都懂………

十、相知
 
  "看来你是看不到她…呵",怪物狞笑,"可真是对苦命鸳鸯"

  "你说什…!"

  酒吞童子话音未落,连人带红叶便整个被掀出了门。圣域里妖力的流逝实在太快,他越打越不在状态,呼吸都变得急促。红叶看着他身上一道道被邪气所侵蚀的伤口,急得手足无措。眼看着,他就要被那可怕的邪气逼至断崖边。

  没错,脚下就是他当年,死亡的冰湖。

  他死死的抱住红叶的身体,一阵阵暴雨般的凶猛攻击过去,他的身躯早已破败不堪,浑身冒着丝丝黑气,可怀里的红叶依然完好无损,如睡着般安逸。

  "又让你躲过了…下次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!"怪物说着便又开始挥舞那散发着恶臭的巨大羽翼,又一阵猛烈的攻击袭来。

  红叶赤色的瞳孔猛然放大,邪气的结晶像箭一般刺像向他们的一刹那,酒吞用伤痕累累的背部面向了敌人。

  而她的身体在他宽阔的臂弯中,毫发无伤。

  尖锐剧毒的结晶在那一刻贯穿了红发男人的身体,五脏六腑被刺穿的声音清晰可闻,那伟岸的身躯终于重重的跪下,咳出大量鲜血,剧烈的呼吸。

  瞳孔充血,左胸处传来带着剧痛猛烈的跳动,红叶的意识在那一刻断了线,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失真,时间与空间的流动似乎都不在存在,世界忽然陷入一片黑暗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  "…喝…"

  讲什么,听不清。

  "喝了它…"

  不要,好困,不想醒。

  "你想救他吧…" 

  …他…?

  是谁…?

  啊…
 
  …那个蠢男人啊。

  只会远远的跟在我后头,根本不让我知道保护着我的,那个吧。

  只会偷偷往我的红枫林移栽最美的枫树,每次来喝酒还用拙劣的演技夸我会照顾的,那个吧。

  只会在醉了的时候说我美,看着我的眼睛就手都不知道往哪放的,那个吧。

  只会在我为人肉发狂的时候,不顾疼痛的抱着、一遍遍安抚我,在我清醒时,又假装没来过的,那个吧。

  在所有人都放弃我,忘记我的时候,像疯子一样拼了命也要救我的,那个吧。

  我要。

  我要救他。

  …我想再为他活一次啊。

  黑暗散去,四周一片茫茫白雾,似乎可以看的很远,又似乎什么也看不见。一只苍老枯槁的手,颤颤巍巍举着一盏酒,递至自己唇边。

  "喝吧",耳边似乎有隐约的声音响起。

  红叶虚弱的抬起头,一饮而尽。

  意识渐渐复苏,耳畔有打斗声响起,额头上有什么,湿热黏腻的往下流。她醒来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身体却僵硬到难以动弹。

下一秒是虚弱不堪的男人,被妖气所袭,用尽最后一丝气力也没能握住她的手,遍体鳞伤的向身后的冰湖倒去。

  "去死吧!!!"怪物发出阴阳怪气的猖狂叫喊,一边张开翅膀,准备给予致命一击。

  她忽的睁开了眼睛,来不及抓住酒吞,只好费劲全身力气,忍受着全身蚂蚁啃啮般的酸麻,挡在他面前。

  "保护他…"

  耳边那道熟悉的声音响起,不知是谁使用着她的身体,"临、兵、斗、者、皆、阵、列…",用自己的声音说着自己绝不会说的话,前所未有的力量涌了上来,"皆在前。"

  万丈光芒划破天际的黑暗,直涌向眼前。

  那怪物还来不及哀嚎一声,就被一股洁净到不染纤尘的力量,洗刷得支离破碎,烟消云散。

  烟雾散去后,只剩一片小小的,单薄的异色火苗,在风中飘摇。

  "酒吞!"她晃过神来,看着他的身体滑过断崖不断下降,眼看就要坠入冰湖。

  不会。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。

  毫不犹豫地,她纵身一跃。

十一,重逢

  …好冷…

  好冷啊…

  要死了吗…已经…

  又一次的…孤单一人…

  陷入冰冷洁净的湖水之中,他残破的身体越来越沉,越来越沉…意识也渐渐的模糊了…

  对不起,红叶…

  ………

  一只涂着红寇丹的手掠过他,紧紧的抱住了他,倏忽之间,如缎青丝,肤白胜雪,猩红美目,如梦般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 走马灯…吗…

  那么,虚幻的泡影也好,我很想你。

  他毫不犹豫的揽过美人颈,闭上眼,用尽毕生柔情,深深地吻了上去。

  柔软的触感,带着温度的肌肤。

  梦中的美人似乎颤抖了一下,随即回应了他。唇齿纠缠间,似是经历过了千难万险,满是珍惜,却又温存至极。如果是梦,就永远不要醒吧。

  冰冷的湖水里,细密的气泡里,世界快要变作碎花。

  与你,化作了粉末。

  谁还要健全。

 



  十一、钟情


  "…醒…醒、醒醒…"

  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是一炷香,也许是一整世。他再次缓缓睁开眼睛,却被温暖日光刺痛。

  下一刻,是那副弥漫着自己所迷恋香气的身躯,紧紧拥上了自己。温暖而潮湿,发丝纠缠在自己的胸前。

  "…红叶…?",他甚至不敢发问,怕又是大梦一场。

  "是我啊,"美人抬起压在他肩窝上的头,泪光莹莹的望向他的眼睛,纤细的手抚上他冰冷的面颊,绽放出世间绝美的笑,

  "我回来了。"

  厚重的思念压的他喘不过气,生怕眼前的心上人再次化作一缕轻烟消散,身体的疼痛在此刻仿佛不复存在,他不可置信的紧紧搂她入怀,像要将她揉入胸膛,再也不放。

  "你告诉我!我不是在做梦吧!"

  "不是的,我就在你身边,哪儿都不会去…",她一手温柔地攀上他的肩,一手梳理着他湿漉漉的红发,像安抚一个不安的孩子。

  一滴热泪这时顺着她的后颈落下。这个强大的男人,君临鬼族顶点的男人,在身负重伤时也好,面临死亡时也罢,即使是她倒在他面前时,也不曾流下过一滴泪。

  却在心爱女人的怀抱里,泪如雨下。

  "…红叶…红叶…红叶……",带着哭腔,他一遍遍低声的呼喊着她的名字,越抱越紧,像怀里是什么稀世珍宝,今生今世都再舍不得放手。

  他的伤…

  "笨蛋!",她忽的推开他,满眼心疼的看着他胸前密密麻麻,鲜血淋漓的伤口,下意识的用指尖轻柔的抚摸,却听见他发出痛苦的轻响。

  一股火气涌上心头。

  "谁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的!你这个白痴!蠢才!秃眉毛怪!!!呜…",柳眉横竖,美目圆睁,那个熟悉的红叶似乎又回到眼前,却在下一秒不争气的哭成了泪人。

   震惊之余,酒吞的心里涌上一阵阵带着酸涩的甜蜜,轻轻搂过心上人的脖颈,让她的额头靠在自己的前胸,感受她湿润的睫毛划过胸口。

  "是是是,都是我的错…我是白痴蠢才…秃眉毛怪…都怪我…对不起红叶…"


  "我爱你…"

  tbc.












Ps,第一次写酒红文,终于快完了,臭猪我本人感动到飓风哭泣。

     有借鉴歌曲《漩涡》,彭羚黄耀文的,好听,建议搭配食用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本人一直以来只是圈内小透明一枚,感谢大家的支持,考完六级有机会再开坑。主要我本人爱修仙,写的也很爽。

  谢谢喜欢这篇一时兴起想哪写哪的文章,也谢谢大家和我一起喜欢酒吞和红叶,他们真的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
 

评论(8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