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me

【酒红】ただいま(四) 长篇

ただいま(四)

cp:酒红

私设极其严重,我感觉接下来两发完不了,sorry

八、临行

  轻松取到人鱼肉之后,酒吞在晴明寮内休息了最后一晚,整装待发。

  往红叶身体内输送完妖力,耳边传来了叩叩的敲门声,晴明手里拿着符咒,已经站在了门口,"这是我亲手写的符咒,效用是两日,可以有效封住你的妖气,让你在上人的圣域内不至于寸步难行。"

  "……多谢",酒吞讷讷的接过。

  "可是你一定要记住,这符咒是有时效的,而且在结界内呆的越久,对你的妖力影响就越大,符咒失效之时,就是你的妖力用尽之时。千万不要恋战,不要勉强自己。"

  "了解。"

  "红叶的事……对不起。"

  "没什么好对不起的,"酒吞整理了下红叶的衣领,"这是她的决定。"

  "可你…"

  "这也是本大爷的决定。"

  "哎…"晴明一声轻叹,"一路小心。"

  "嗯"

  转身离去,在踏出房门的一刻,他还是忍不住发问,"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做完了一切所能做的,她还是没回来怎么办。"

  "呵,那就再找别的方法。"酒吞笑道,"她要是)一直不回来,本大爷就一直找下去。"

  "她怕冷,怕寂寞。本大爷不能让她一个人。"

  良久的沉默后,年轻的阴阳师叹息道,"祝你好运。"

  "借你吉言。"

  ………

  翌日清晨,酒吞便带着红叶,离开了晴明的阴阳寮。

  "切记我昨夜的嘱托,酒吞童子。",晴明严肃道,"千万不要拖太久,否则真的会危及性命。"

  "知道了,啰嗦。"

  "我也别无可赠",八百比丘尼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红枫娃娃,"这是红叶生前闲时所制,战时留在了寮里,你拿着,权当是护身符吧。"

  酒吞看了眼他再熟悉不过的物件,眼里溢出了难得的温柔,"谢谢了,我会带在身上。"
 
  想起很久以前,红叶无比钟情于制作这种带着点妖力的小玩意,做好了就挂在枫林上,随着风飘摇,不时便噼啪作响,有时还会吓他一跳。看着自己失态,她就坐在树上止不住的开怀大笑,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。

  这一刻,那些温暖美好的时辰,短暂的回到两人心头,如明晃晃的潋滟星辰,带着回甘。酒吞小心翼翼的将娃娃收入怀内,贴进心脏放好。

  然后抱着红叶,头也不回的向前方迈进。

  九、伊吹

  伊吹山并不远,也并不是多么高怂伟岸的山。只是有着上人舍利子的守护,干净到没有一丝瘴气。云层围绕,仿佛直通天际,犹如仙境。
 
  酒吞贴好晴明所赠之符,便沿着再熟悉不过的山路开始攀爬。这条蜿蜒曲折的路径,他做行僧的时候,不知道走了多少遍。那时总是被师兄弟所欺,只他一人每日都要下山担水。一丝不快涌上心头。离他住宿过的寺院,耕种过的田地,沉眠的冰湖,越来越近了。而且尽管有符咒的封印,他越是靠近山顶,那间封印着玄清舍利子的祠堂,他就越感受得到洁净之力的刺伤。

  "啧,没办法,"他撇了撇嘴角,"谁让本大爷早就不是人类了。"

  "玄清那老秃驴,真是死了也要来膈应本大爷啊。"

  "红叶,"他轻柔的整理了下她的发,"你比我更不好受的多吧…我马上就带你回家。"

  红叶此时只是纯净的灵体,自然不会有什么不适。相反,灵山洁净的空气让她的心悸舒缓了许多。此时她只是一昧的忧心着酒吞的身体,挖空了心思想办法怎人么让他放弃。

  到达山顶之后,已是暮落。此时的酒吞,那一头张扬的红发也褪了颜色,身上所有的妖里都被符咒锁住,才不会被近在眼前的洁净之力所净化。

  红叶的担心愈发加深了,胸口一阵阵加紧的疼。眼前的酒吞,无疑就是个人类的俊秀少年郎,她已经感受不到他身上的任何一丝妖气,连抱着自己的身体都令他费力。凭着这样的身体,他要如何取得火种,与那邪恶的凤凰之力相对抗?

  吱哑一声,祠堂的门被他推开,空气中弥漫着灰尘,呛得酒吞一阵咳嗽。待灰蒙蒙的霾散开来,一个人影隐隐约约出现在眼前。

  "是谁!" 酒吞喝道,来人并不答话,甚至一动不动。
 
  忽的,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般,踉跄着凑到那人面前。那是一张衰败到可怖的上了年纪的人脸,身上的袈裟早已被蒙尘堆积得变了颜色,甚至还有蛛网密结,只有那串佛珠,还完好无损的留存在他干枯的手中。

  是的,是玄清上人,最冷的雪夜里,在众弟子不怀好意的谗言下,将他赶出寺门的师傅。原来他是直圆寂时直接将自己做成了肉身佛,用蜜蜡封存,才会有如此强大的灵力守护伊吹山,和山下的子民,不为邪物所侵。

  一时间,酒吞的心头五味陈杂,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涌上心头。是恨?是怒?是悲?还是其他?明明已经是如此久远的事,一滴热泪还是不可抑制的顺着他的脸庞滑下。

  红叶看着眼前这个不似寻常的鬼王,在自己面前失态,心里也是大为难受。若不是为了自己,他又怎需再回头面对这让他化而为魔的一切痛苦往事。

  抑或是说,她在他心里已经重要到了,可以不顾过往,以身犯险,也想要再见一面的地步呢?

  "玄清你这老秃驴…",他看似不经意的抹去了泪,"害本大爷化而为妖的是你,却又这么没本事的像个人类一样走了。本大爷…这满腔的火,该往何处撒?"

  他的身影有些颤抖,"罢了罢了,你做你的圣人,本大爷做本大爷的鬼王。前尘往事,在此一笔购销。"

  "只是,今日本大爷有非救不可的女人……你要有点愧意,就替本大爷庇护下她。"

  "可笑吧,我还是人的时候,你总要我学会爱,天下人。可惜即使本大爷做了无情无义的妖,也只明白爱她一人的滋味。",他从酒葫芦里倒出一盏妖酒,送至他供桌,"你看看你,死了这么久,你的好徒儿们也不来拜祭下你。本大爷只当发发善心罢。"

看着他孤寂的身影,红叶只想深深的搂住他,让他不再这么孤单伤悲。

  ………

  做完这一切,他笔直的走向肉神佛的后方。"你要干什么!"红叶在他身旁焦急的呐喊,试图伸手去阻拦,可惜既发不出一丝声音,也只能穿过他的身体白忙一场。

  酒吞照八百比丘尼所说,撕下了肉身佛身后匣子上的符纸。"不!!!"红叶尖叫,但已是再来不及。刹那间,一股巨大而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阴气扑面而来,席卷了整个小小的祠堂,然后迅速的冲破天际,刹那间就染黑了结界上方的半片天空,明明是初秋,一阵阵冰冷刺骨的寒气却在瞬间弥漫了整个伊吹山,令人不安到极点。

  山下的人民不由得都停下了手上的事,好奇的往山上不住的张望。

  说时迟那时快,一道漆黑的黑影迅速从盒子里窜出,巨大的阴影瞬间笼罩住他二人。"快逃!",红叶冲着他发出了没有丝毫意义的叫喊,一边更无意义的护在他身前。巨大的邪气将他二人推开,酒吞死死的抱着怀里红叶的身体,一边被重重的砸在墙上,身后的墙甚至出现了裂痕。

  "嘶…,"他吃痛的睁开眼,"好可怕的力量。"

  眼前,是一只散发着黑暗气息的巨鸟。如果不是听人所说,你很难将这东西与传闻中翱翔于九天之上、浴火后涅槃重生的神鸟凤凰相联系。乌黑的羽毛散发着诡异的光泽,那是邪气侵蚀渗透到每一根羽毛所致。

  "……是谁…"

  "是谁又将本神唤醒!"

  似是怒了,它略摆了下翅膀,便又是一阵席卷着大量邪气的妖风猛烈地袭来。这一次,那脆弱的墙壁再经不起这般折磨,直接被劈斩得四分五裂。酒吞只能一手抱紧红叶,一手将酒葫芦的一头深深插入地下,才能稳住自己不被这强大的妖风带走。

  "是本大爷我!",他低吼,"本大爷要你的火种救人!"

  "呵,小小妖怪,口气倒是不小,"那漆黑一团的怪物笑道,"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"

八、天罚

  "吾乃上古的神明,凤凰是也。"那可怖的怪物说着,"万物生长,五谷丰登,全靠吾泽被人间,人类才能子嗣绵长。"

  "可人类发现了吾的神力,竟将吾封印,囚禁于火种之内,代代相传。吾本是遨游九天的神鸟,怎么受得住这种奇耻大辱!!"

  又是一阵可怕的邪气四散开来,此时已经几近人身的酒吞,只觉得几欲作呕,无法动弹。眼前一黑,竟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。

  "来吧,你也不过是指望着利用吾神之力的贪婪之辈罢了,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天罚!"

  酒吞不屑的擦去嘴角的血迹,轻蔑的笑了,"本大爷是不知道那帮人类对你做过什么。不过本大爷是不折不扣的妖怪,当然,本大爷就是冲着你这力量来的。"

  "只要能救红叶,本大爷什么都不在乎…",说着他撕开了身上晴明的符咒,一刹那强大的妖力炸裂开来。

  "住手!你疯了吗!"红叶奋力的怒吼,这里是最接近上人力量之源的地方,没有了符咒的保护,他大概连呼吸都是困难的,何况是把妖气释放开来。

  "呵,也不是那么弱嘛…",怪物笑道,"那吾今日就陪你玩玩!"

  "来啊!怕你吗!"

  他举起酒葫芦,双手都因浑身的刺痛而颤抖个不停,仍拼尽全力进行攻击。酒葫芦有一发没一发的击中怪物,可怪物似乎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 "呵,简直犹如婴儿的拳头。",说着,漆黑的怪物凌厉的煽动翅膀,从翅膀内飞出一道道尖锐的妖毒结晶,犹冒着邪恶的煞气。酒吞费力的避闪,将红叶的身体护在身下,仍不免被其中几道划破身体,伤口处立即被邪气侵蚀,迅速的腐烂发臭。

  "我求求你了,你快点逃吧!"红叶心疼的抚摸着他的创口,眼泪不受控制的扑漱漱地往下流淌。滴到他的伤口上。

  这哪里是什么露水?"怎么回事,谁在这里!",察觉到不对的酒吞焦急的呐喊。

  "呵,你看不见吗……",怪物发出一声嗤笑,"反正你俩今日都要死在这里。谁都别想阻碍吾出去!"

  ………

  另一边,地府

  "你说什么!"阎魔用力的拍着案板,"酒吞童子一个人去取凤凰火种了?!"

  "正是…下官不敢有所欺瞒。"判官肃穆的脸也掩饰不了焦灼,"只怕他现在已经解开了封印,身陷险境。"

  "这酒鬼!怕不是个傻子吧!"阎魔满腔怒火,"这种传说中的东西,也亏他找得到!"

  "他若是真的惹怒了那异变的神兽,只怕真的要死在那里了!…我这张破嘴啊…",阎魔边说边穿起了华贵的外衫,三步并做两步去。

  "大人,您这是要去哪?"

  "伊吹山,你也随我去。"

  "危险啊大人!请您三思!"

  "顾不得那么多了…不能让那东西重现于世,这也是我的责任!"

  "…何况有你在,我不怕。"

   Tbc

 

 
 

 

 

评论(4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