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me

【酒红】ただいま(三)

ただいま(三)

cp:酒红 微晴尼

私设严重,可能还会虐一下,文笔不好见谅,还有两发完

  六、伤情

  红叶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醒来了,可眼前这道光,温暖而又祥和,她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…

  等等,手?
 
  不可置信,她又一次在这温暖阳光下,看到了半透明状的,涂着红寇丹的纤纤手指。

  自己不仅没有消失,而且还具有了生前的形态吗?

  她坐起环顾四周,酒吞仍在熟睡,呼吸平稳而安逸,。

  "红叶…",酒吞皱了皱眉头,喃喃自语,即使是在睡梦中,酒鬼也不安的呼唤着自己的姓名。

  "我在这里…",她忍不住伸出手,眼里氤氲着泪,想去抚平他紧锁的眉头。

  指尖却是穿透了他的眉心。

  一阵阵心酸涌上心头,心里五味陈杂。之前只是个球体的时候还不会那么触景生情,现在以人的姿态,却仍是碰不到他,才更为伤情。

  如果还活着,会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情?

  并不后悔保护了晴明大人,助他完成了封印大业。即使死亡,也是她罪有应得。

  可这一刻,为什么心会比被阴气贯穿的那一刻,还要疼?

 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,酒吞忽的睁开了眼睛,"红叶!",他焦急的呼喊,并伸手向眼前焦虑的抓握。

  什么也没有。

  啧,又是梦吗。

  目睹这一切的红叶,瘫坐在地,心脏处似被人猛的一抓,眼前一黑,差点失去意识。真可笑,明明心脏早就不存在了,怎么还会痛呢。

  听闻人是会有幻痛的。失去手脚的人,时常还是会感到手脚剧痛。自己,也大概如是吧?

  现在这样,究竟算是什么呢?不是人,也不是妖,甚至连魂魄也不算。大概是天罚吧,连死也不让她安生,要她目睹失去了自己的酒鬼,活的有多痛苦。可就算是天罚,她又能怎样呢?

  酒吞已然整理好仪表,抱起她的身体大步向前。
"走吧,红叶。我一定会救你回来。"

  这时一阵风吹过,他的一句话,似乎让自己所有的愁肠百结,尽数散开。

  像是温暖的日光,春日的花盛,年幼时感受过的温暖怀抱。

  嗯,我跟你走。我相信你。

  七、异变

   赶到晴明宅邸之时,已是黄昏,平安京的斜阳有些刺眼,被亭台楼阁遮掩的虚虚实实,有一种令人不安的欲说还休。

  酒吞童子并未见过八百比丘尼太多次,但看着眼前这个白皙清秀,年轻飞扬的女子,他不禁有些怀疑她是否真的度过了千年的孤寂岁月。

  与之前见她不同的是,她的眼里好像不再是积了一潭死水,而似乎像是春日微波,粼粼生辉。

  "酒吞大人找我,大概是为了人鱼肉,和凤凰火种吧。"

  "你的预知能力倒是一点没退步。"

  "呵呵,那我也闲话少说了。人鱼之岛就在平安京海岸以西,只不过我离开那里时为防止后人再误食人鱼肉,加上了星之印。我会教你解咒的方法。"

  "简单。"

  "接下来我要说的,就不是一回事了。"她神情突然肃穆。"凤凰火种原是在凤凰林,由凤凰火代代相传的守护。可八歧大蛇的异动,使本就不稳定的火种也随之异变。"

  "凤凰火也是废了上百年的修行,得助于高僧的力量,才再次将它封印在…伊吹山。"

  "……"

  "没错,就是你死去之地。"

  七、过去

   "那位高僧,便是你曾经的恩师,玄清上人。"

   叱咤战场多年的酒吞童子,听到这个名字也依然没忍住眼光游移。这一点细微的动作,没能逃过红叶的眼睛。

  "他…还活着吗"

  "怎么可能。他纵使得道多年,也只是百年以前一个普通的人类罢了。"
 
  "只是他圆寂之时,留下了舍利子。继承了他所有力量的舍利子,在他百年之后也继续守护着伊吹山一带的子民。凤凰火和我们都没有压制异变的凤凰火种的力量,无奈之下只好把火种封印在伊吹山的玄清上人的祠堂里。"

  "你知道的吧,总使是像你这样的大妖怪,也无法靠近死亡之地一步。特别还是在玄清上人的结界内,你更是寸步难行何况,那异变的火种,是如同八歧大蛇一般邪恶,甚至更强的力量。"

  "硬闯的话,你只会死在那里。"

  红叶只觉得心里一跳,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似乎又在左胸口撕裂开来,不用想,也知道这傻酒鬼会怎么选。

  "没关系,多谢相告。"

  啧,她就知道。

  一个熟悉的人影从门外渐渐走近,温润如玉的白发男子映入眼帘,"酒吞童子,你不要冲动。阎魔大人所说之法是否有效还不知道,你又何苦搭上自己的性命?"

   "这与你无关,"酒吞脸色一沉,咬牙说道,"本大爷自己的事,自己做主。"

  "可是…!"

  "没有什么可是!"他怒吼,"不要以为本大爷已经原谅了你,红叶是为你而死,她或许无谓。"

  "可是你,害我失去了我所有的所谓。"

  "快滚吧,不要逼我揍你这张令人恶心的脸。"说着他抱起红叶,大步流星的走出宅邸,再没有回头。

  晴明摇着扇子的手停顿了,"哎,他果然还是无法原谅我…确实,是我的无能,害死了红叶。可他那样以身犯险,你为何不劝他?"

  八百比丘尼一声轻叹,"劝得住吗?"

  如行尸走肉般苟活在这世上,和为所爱之人搏得一死,究竟哪边比较幸福呢?

  他的赴死之心,和我活余千年之后,突然开始有的惜命之心,大概是一样的吧。

  "随他去吧。"

  "…?"

  "可惜你既不懂他,也不懂我。",如剪秋水般的瞳孔,在夕阳的余晖下明明灭灭。

   究竟这份懂,最是不可言说。

  …………

  在八百比丘尼的一再挽留下,酒吞终于同意在寮里住宿一晚。久违的不必外宿,让他终于能放下心来,不再那般牵挂红叶的身体,暂且休息一下。

  他甚至久违的打开酒葫芦,喝了个痛快。之后便在半梦半醒之间,举着酒盏,斜靠在床头,凝视红叶冰冷的身躯。

  "红叶…就快了,你就快回来了吧。"

  她可没有他那般好的兴致。不行,绝对不能让他去送死。必须阻止他才行。

  "你知道吗红叶",他似乎有些踌躇,"本大爷是真的不想去伊吹山。"

  "本大爷还算是人类的时候,是天选之子。从小被送入寺院修行,因为聪颖俊秀,玄清那老秃驴早早把我定为下一任当家主持。"
  
  "可因为我的师兄弟,那帮畜生,无谓的妒嫉,我才英年早逝。他们趁玄清年事已高,屡进谗言,最终害我被赶出寺院。之后,他们扒光本大爷的衣服,把大爷我推入冰湖之中。"

  "那是最冷的一个冬天…本大爷活活淹死在冰湖里。"

  "之后冰融化了,本大爷的尸首浮上湖面,他们为防事发,将本大爷弃尸荒野。"

  "再一次有意识的时候,他们已经死全部倒在血泊里,本大爷杀光了他们所有人。仇恨左右了本大爷的理智,从而化为鬼怪,成了今天的酒吞童子。"

  "可你不一样。本大爷第一次见到你时,是你刚刚化为鬼女之时。枫叶飘落,你于其中翩翩起舞,眼角带泪,却笑的像个懵懂孩童般无邪。活了这么久,那是本大爷眼中最美的光景。"

  "明明你也是枉死,甚至是受尽了凌辱,痛苦而亡。你明明得到了足以杀死他们所有人的力量,却足不出枫叶林,只日复一日的赏千篇一律的景,过你自己的日子。"

  "记得那次酒后,我问过你,你说你本就生如浮萍,无人挂牵。便是杀了那些人,你也做不回人了,世上也只会徒添些浮萍般的可怜人,何苦。"

  "那时本大爷就决定了,你若是浮萍,本大爷就做你脚下的泥土。你若是无人挂牵,本大爷就把你放在心头。因为你是世上…世上最好的女人…"

  "…那晚说你很美,真的…不是醉话。",他嘴里喃喃不停,却还是渐渐睡着了。连日的奔波,让他过于疲惫。

  而红叶早已泪流满面。

  原来他经历过,如此痛苦的事情。自己无论开心也好,堕落也罢,他总是在身边,陪着自己经历一切,没有怨言。可他所受的痛苦,那些冰凉刺骨的回忆,她却迟了百年,来与他一同承受。

  原来他和那帮酒肉权贵不同,爱上的不只是自己的一张皮囊而已。他看到了,连晴明大人都未曾看到过的,自己一颗脆弱又纯粹的心。一直以来,明明自己回头就是世间最温暖的臂弯。

  为什么这一切,都来的这么迟?

  他睡深了,她多想替他盖下被子,却连被子角也提不起来。多想抱抱他让他暖一点,却只能穿透他的身体抱住自己。她无法,只能依偎在他身边,企图带给他哪怕一丝的温暖。

  她说不出,也做不到。只能看着自己的爱人,白白去送死。眼泪和情感都犹如山洪决堤,再拦不住。

  我也爱你,所以你不能为我而死。你要好好活着,你要活的幸福。不管用什么办法,一定要让你活下去。

  即使我不再存在,也好。

  这一夜酒吞的梦里,似乎有红叶的发香如蝶,满室翩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
 

 

评论(4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