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me

【酒红】可爱深红爱浅红(二)

  我来更了,估计以后都是周更。




五、季候风

  "如果是梦,那就别再醒了吧",享受着怀中人温热的馨香,抚过她如缎的发,在这个浓的化不开的春夜,他只想沉沦。

  毕竟连梦都很久没梦到。

  却忽然被猛地推开,紧接着是火辣辣的一耳光,将他从梦与醒之间拉回了现实。他醉眼朦胧,这才定定的望着眼前的女人。

  "你你你你变态吧你!",面前仍是那张思念过千万次的脸,此时因着羞愤满面通红,捂着被自己吻过的红唇,目光闪烁不定。

  只是不再穿她最爱的那件艳色和服,戴着自己所赠的那支金钗罢了。

  "这千年来 ,我…没有一刻不在想你,红叶。",他走上前去,握着她纤细的肩,他必须很努力,才能不让声音太颤抖。

  红叶当机立断,红底鞋就踩上了他赤裸的脚背。"你是谁?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?"

  并不是非常疼,却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:眼前这个穿着职业套装,冰冷的望着自己的女子,与他并不相识。

  想起她嗜血的日子,眼中也是这种让他不寒而栗的冰凉。

  如此陌生。

  夜深了,路旁的灯齐刷刷熄灭,她那张绝美的脸也隐于黑暗。夜色中,她的呼吸忽然有些不稳,慌张的掏出手机,点点光芒照亮了前方的路,她弯下腰,拿起包和资料就打算走。

  "等等…"

  "这位先生,我看你满身酒气想必是喝多了,我就不报警解决问题了,名字我只当是同名同姓你认错了人,如果敢再来冒犯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"

  说完她决绝的转身离去,高跟鞋清脆的声音渐行渐远。只留他一个,蹲坐在这一片黑暗里。

  她终于回来了。但是已经不再记得他。那些共同经历过的日子,都不复存在了。

  什么叫做存在呢?有人记得才算吧。他一个人守着这些短暂的时光,渡过了漫长的千年岁月。如今却只有他自己能证明了。

  这种时刻,他鬼王也不得不承认造化弄人这一词。喝着残酒,透明的液体顺着他嘴角流下。即便红着眼,他嘴角依然止不住上扬。

  何妨?

  如果不记得,那就想办法让她记得。

  如果不复存在,让她重新爱上就好。

  他可是酒吞童子大人。

  她是他的红叶。

  六、比邻

 

  周末,红叶第二天睡到中午才疲惫的起了床。昨晚那些可怕的回忆,让她做了一夜的噩梦。梦里她躲着一个红发的男人。一直流着泪。

  她昏昏沉沉的醒来,绕过狭小房间里杂乱的衣物资料,去了洗手间。一边刷牙一边想着昨晚那个莫名其妙的吻。越想越生气。

  为了晴明学长她可是一直!始终!坚定的!做着高岭之花!连续四年评上东大小姐!却拒绝着所有男生!

  然而,她宝贵的初吻!就这么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红毛!喝高了夺走了!

  想到这里,她狠狠的把牙刷甩进杯子里,还没来得及洗脸,烦人的门铃就连连响起。她忙乱的穿好拖鞋,挂着毛巾就去开门了。

  "我家不订报纸…",一脸不耐烦的开了门,却是那头昨夜和梦里都出现过的红毛映入眼帘。又是他!

  而且自己现在穿着超土气的t恤,还没来得及洗脸!

  "你好,我是最近搬到你隔壁的,我叫酒吞。",那张英俊深邃的脸就那么直直的盯着自己,笑得一脸无害,"昨晚喝高冒犯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"

  酒吞?呵,我还叫大天狗呢。

 
  "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?"

  他故作讶异的指指门牌,"你家门口挂着啊。"

  "……"

  "之前一直太忙了,没空前来拜访,实在失敬。",他毕恭毕敬的递上了名片,写着大江山房地产业务员酒吞。

   昨天穿着背心拖鞋还不觉得,今天他换上一身西装革履的打扮倒看着挺人模人样的。嘛,比起晴明学长当然还是差得远啦。

  "这是一点小小心意,还请红叶小姐笑纳。"他递上一个小小的盒子。

  她有点烦躁的接过,随口说了句谢谢就打算关门了。那人大大的手却及时的抓住了把手。

  "还有什么事吗?"

  "你这里…",他带着笑意,指了指嘴角。

  红叶不耐烦的一抹,却是残存嘴边的一大片牙膏沫。一刹那又羞又愤,那副表情和动作,更是让她想起昨夜那个不像话的吻。

  "知道了谢谢!",说完就关上了门。跌坐在地上,真是丢死人了!这个混蛋!

  打开那个小小的漂亮盒子,只见一只金钗静静躺在其中。

  一瞬间,不带情感的眼泪流了下来。

  "诶?",她奇怪的抹去腮边的泪。拿起那只钗子细细端详。

  好熟悉。好奇怪。莫名的情感向她袭来,她很久很久才平复下来。

  反正也不可能是什么真金,大概是纪念品什么的吧。她收拾着东西,心下想。

  叫什么酒吞,真是个奇怪的男人。

酒吞此时仍站在她门外,倚着栏杆,扯开不习惯佩戴的领带,在暖暖春阳中笑得满足。

  "喂,茨木,策划买下三茶这块地界的小子,给他涨工资。"


七、无间


  这夜她认真的坐在床上完善着简历,为明天的又一次面试做着准备。然而隔壁一阵又一阵的机器轰鸣声却不断的打断她的思绪。

 
  行,新邻居嘛,装修需要,理解一下。

 
  但是你十一点五十还在那凿个不停,过分了吧?!

 
  想起那个男人还有点好看但极其令人不爽的笑脸,红叶拍案而起,决定去敲门。

  然而,就在她拍电脑桌的那一刻,一阵令人绝望的巨响在耳边轰然作响。那是墙壁倒塌的声音。

  她惊魂未定的转头,映入眼帘的就是刚刚想起的那张脸,此时安全帽胡乱的盖在一头张扬的红发上,故作茫然的望着自己赔笑。

  "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"

   混蛋。

 

 

  tbc。



  这篇大概是虐不起来了。下一话鬼王要凿壁了。

 

 

 

 
 

 

 

评论(7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