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me

【酒红】可爱深红爱浅红(一)

之前有小可爱留言说想看现代,其实我也不知道算不算?

cp酒红,论一个人的脑洞可以开多大。

灵感来源《星你》《鬼怪》《东京女子图鉴》

我是个俗人。就是个都市爱情故事。

一、梦中人

  红叶独自走在六本木街头,东京即便已经接近凌晨也依然车水马龙,灯火通明。

  高跟鞋磨的脚很痛了,无论它价值多少钱都一样。节衣缩食买下的大牌包此刻也装满东西沉重到不可理喻的地步,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,抱着满满当当的一大堆应聘资料。

  女,二十三岁,毕业于东大哲学系,志愿是东京电视台晨间节目主持人,希望成为温柔而又能给予人力量的女性,大和抚子类型。

  已经说过了多少遍了呢?这些屁话?

  考官怀疑的眼神,对自己专业和能力的质疑,一天天

  想起晴明学长那双湛蓝的眼睛,却又觉得堵在嗓子里的苦也能咽下去。

  是那个优秀到不到30岁就能住进六本木之丘的男人啊。

  是那个以专业第一的成绩毕业,成为东京台中流砥柱实力编剧的人。

  是那个在自己孤独到落尽尘埃时,向自己伸出那双修长的手,递上手帕的男人。

  她远远望去,万家灯火忽明忽暗,却也一眼能望见那个人的那盏。为了这远远的一眼,每天她都要多坐两站路转车回家。

  这一眼又有多少力量呢?他的窗仍亮着,这样的深夜,想必他还在伏案工作吧?

   心里涌上一股酸涩的甜。她走在春夜里,夜樱拂过她的长发,其中一片留在她贵价套装的衣领。

  她绝对要面上东京台、去到那人身边。

  住三茶也好,穷到吃便利店冷饭团也罢。明天、也要一往无前!

二、天在水

  过了多少年了呢?已经?

  他自己也数不太清楚了,活到了妖怪也会老的年纪。活到了早已没有武士贵族,长枪短箭的年代。

  女人还是穿和服好看。因为世上最好看的女人,是穿和服的。

  什么洋酒啤酒,都不如烧酒好喝。因为那是和世上最好看的女人一起喝过的。

  一千年了啊,自她走后。

  她分明早已不爱晴明的。她分明不可能对自己无意。却还是瞒天瞒地,一个人死在了枫树林。最后一刻他的来到,也显得像个悲剧结尾的笑话。

  再也不用吃人肉了。虚弱到极点的她笑了。

  你要好好活着。她闭上眼睛。

  此后一刻也好,千年也罢,都永远的停住了。他抱着她,从温热到冰凉。

  于是他好好的活了下来,直到今天。

  现代人早已不用那种大判了,都是一张张的纸钞铺天盖地。他们也不爱修东西了,维修铺早已都关了门。

  修什么修,换比较快嘛。

  可他没有办法。

  从喜欢的居酒屋歪歪斜斜的走了出来,只有这家的味道还像当年那种。又困了,那就顺势睡吧。

  本大爷是酒吞童子啊。他嚷嚷,随便的穿着背心拖鞋,在路人惊恐的目光里顺势倒地。再不肯醒。

  今夜月色真美啊,红叶。

  三、月上宾

  红叶抱着厚厚一沓的资料,换了几个姿势,最终决定全部搂在胸前。反正快到车站了,看不到路也会走。

  高跟鞋哒哒的踩在地上,声音甚是清脆悦耳。就快到了,一眼也好,疲惫的身体都似乎焕新。

  有些暗的地方,忽然不知绊到了什么,脚下就失了重心,身体重重向前倒去,怀里雪白的纸张满天飞舞。

  回过神来,只听见一声闷哼,不到五厘米处是一个中年男人英俊痛苦的脸,他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 不知为什么,一刹那她忘记了散乱满地的资料,掉到一旁的名牌包,裂开了的高级套装裙边。

  这双眼睛,她似乎非常怀念。

 

  酒吞只觉得一件重物压到身上,下意识就抱住了怀里的女人。

  不满的睁开眼,又是那个不计其数入梦来过的女人。

  又是梦啊。那趁还没醒吧。

  他摁住眼前美人的脸,怅然间吻了上去。

  她好香。

  "不要走,红叶。"

tbc













实习老板盯着大概不能更很多,大家见谅。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12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