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me

【酒红】东墙梦(九)

【酒红】东墙梦(九)



  九是个好数字,就这么结篇了吧,拖了这么久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和喜欢。推荐伴着《红叶歌》食用。

  二十一、白首

  这一年里,平安京宫里的红枫也是依旧鲜红似血。很多故事可以过去,不言一语的树却能活百年长。冬日如期而至,天气越来越冷了,宫里老老少少的人们都换上了厚厚的冬衣,抵御宫中一个又一个越来越冷的日子。

  "后来,马蹄踏着雪,他们就这么离开了平安京,再也没有回来了……",熹微日光里,满头银丝的妇人微微眯着眼,笑着结束了这个长长的故事。

  "可是,那位美丽的夫人就这么死了吗?"

   "就是!那个红发的大妖怪不是应该很伤心吗!"

  "这算什么故事嘛!!山兔奶奶!!"

  "好啦好啦,"妇人微笑着拉过小小侍女细嫩的手,"至少他们离开了这个地方了呀?"

  "虽然我也不清楚,但是那个大妖怪,一定会等着那位夫人的。"

  "那位善良的夫人,上天也一定会补偿她的,我相信。"

  "那……夫人舍命救下的那个小丫头呢?她怎么样了?"

  "她呀……",老太太笑得更深了,满脸的皱纹都舒展开了,"托那位夫人的福,她一直幸福的活到很老很老了,到现在都还吃得下金平糖呢!"



  平安京西去很远很远处,曾经有小小的一片荒郊,如今不知出于谁手,竟长出一大片茂密风华的枫树林来。而不止一次有莽撞的游人目睹过,枫林深处,总有个落魄的白发妖怪不分日夜醉生梦死,还老问人讨酒喝。

   春有花盛,夏有蝉鸣,秋有秋月,冬有白雪,唯有这枫林,一年四季都是红叶翩翩起舞,红胜江花,灿如烟火。

  这是妖异之地,人们纷纷说。定是有道行高的妖怪,一刻不离的守着这里吧。

  这是个冷到极点的日子。北风料峭,人们都早早的关了店铺,赶着路想回家烤烤火,与家人一同度过这个难耐的夜晚。

  这是个有些冒失的青年,初来乍到本地,总是一副万无禁忌的样子。为了抄近道,竟不怕死的陷入了那片枫林。谁知道这小小的林子,竟能让人迷了方向呢。

  正当他捂紧了衣服心下不妙时,竟看到一个老人在这林深处黯然独酌。他走上前去正想问路,离得近了,才发现那竟并不是什么老人,而是位与自己年岁相近的青年,只是那满头的白发披散于肩,远远望去像罢了。

  "请问…"

  "直走,就能出去了。",那人倚着大大的葫芦,手里举着酒盏,眼皮也不抬一下。

  "谢谢。"

   走出几步后,他又出于不忍,回头问道,"天要落雪了,你不跟我一起出去吗?"

  "我在等人。"

  "是吗…",青年抬头望望天色,"也是呢,雪落红枫,定是很美。"

  那人却在身后一下笑了出来,"你倒是不怕这林子。"

  "有什么可怕的呢…",青年也不恼,"这枫林若是有主人的话,也必定是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。"

  那人放下手里的酒盏,冲他笑道,"那是,她是这世上,最美的女人。"

  
   不知过了多久,青年最后的脚步声也消失在了枫林外,地上薄薄的雪积了起来。火一般的红叶上也积起了星星点点的白雪,煞是夺人眼目。

  酒吞将壶中酒热了又热。纵使时光相隔百年遥,他仍然记得她是怕冷的。

  他总是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了。那日,她在他怀里安静的睡去后,就再也没有醒来过。他把她留在了这小小的枫林里,自己也再没有回过大江山。茨木来找过他,劝过他,他只是要他杀了那些祸害户隐一族的人,除此之外再不发一语。

  酒真好啊,让日子过得快多了。就这么一杯杯的喝,一杯杯的倒,春又到夏,秋又到冬,杯中倒影的始终是她最爱的火红的枫林,就好像她始终还在自己身边。

  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?妖怪是不会老去的,满头的红发却在不知不觉间白了首。这一觉,睡得有点太久了,红叶。

  白雪不一会儿便落满了他的发,他的肩。他似是无动于衷。雪光刺得他有些目眩,手里的酒渐渐凉了。

  看过多少次这样夺人心魄的雪落枫林了呢,再百年弹指过,你会不会仍要我等下去呢。

   只要你能回来,其实也没有的关系,红叶。

  他有些困意了,抱着膝,倚着埋着爱人的那棵红枫,半耷拉着眼皮。在遇见她以前,确乎是不会这么容易倦的。等着等着,连他酒吞童子似乎也会变老了。

  睡意袭来,他歪着头,松开手中落满雪的酒盏,欲闭上眼。

   却感到身上一阵衣物覆盖的触感,睁眼一看,是一件厚得有些夸张的冬衣,袖口歪歪斜斜的绣着一片小小的红叶。干涸已久的眼框开始涌出那种名为泪水的液体。

  "在这里睡觉,会得风寒哦。",披衣那人有些责备的提醒着,忽然蹲下望着自己了。

  还是百年前那双温柔的红瞳,带着笑意的望着自己。

  毫不犹豫的一把拉入怀中,这种时刻,他鬼王竟也只能发出没出息的呜咽,任眼泪横流。

   怀中人似是一怔,然后也没有一丝犹豫的回报住了他,那种温热的馨香阔别太久,他不由得怀疑这是不是又一场大梦。

  "阎魔说我执念太多,不让我过三途川呢。"

  "我回来了,阿酒。"

  他却只顾哭泣,做人的时候也好,做妖的时候也罢,从没有任何时刻,像这样欲语梗塞过。

  "红…红叶"

   "好想你…想你…"

  "我也是啊……",她笑着,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,温柔的抚着他的背,与他紧紧相贴,再不愿分开。

 
  天地寂静,雪落满恋人肩,化进衣衫里,却凉不了炽热的心,炽热的眼。

  纵使时光相隔百年遥,仍感你心近在咫尺。

  东墙不再,大梦终成。

  若迎见新客,敬赠此歌。
















 
 
    终于写完了,却实是拖了太久了。圈冷也想产粮,大概是缘于对他俩无尽的爱吧。中途感觉人设都有点歪了,所幸还是顺利的完结了。

   有空再开坑或者补番外吧,这种太虐的画风好像已经改不了了。感觉自己迟早要写一篇彻头彻尾的刀出来。

  之所以喜欢他俩,大概是因为他俩是太彻头彻尾的性情人。就算有天我们大家都不再记得这篇文,也希望能把这份矛盾的情深记住。

  最后还是谢谢,谢谢大家爱他俩。

 


 

 

 

评论(13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