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me

东墙梦(二)


cp酒红,全是私设,写的不好见谅

四、缘断

  红叶夫人每天做点什么呢?

  早上起来,与各位侧室妾室会面,(当然她从来没有起来过)

  睡到中午,等着侍女幕子端来午饭,(当然是躺着吃完,特别是偷藏的酒要一边发呆一边细细品尝)

  午后漫步庭院,照料巡视自己的枫林,(一天中唯一认真的时刻)

  直至傍晚,到各宫体察妾室侍女皇子皇女,(主要任务包括取笑樱花桃花搞得人家满面通红,躲起来吓唬厨房的莹草趁机偷酒喝,抢走山兔孟婆偷私藏的零食下酒等等,导致大家看到夫人就绕道走)

  夜里掌灯后,彻夜等待晴明。

  这天,就着春意浓浓,夫人又踱步至枫叶林。满树巴掌大的绿叶,随着微风缓缓起舞,发出沙沙细响,甚是好听。

  她做夫人,最大的任性,就是把这后庭里的满院樱花,全换成了最爱的红枫。晴明是喜爱樱花的,她知道。只是她多么盼着,他能看着这满庭的红枫,回想起他们命运交错的那一夜。

  可惜,满庭的枫树渐渐长成,叶子红了又绿好些回,她也没能等到他哪怕一句的回应。

  新婚之夜,他缓缓挑起她的白无垢,烛火闪烁,万家灯火都为二人而明的夜里,他对着她分明美艳的脸皱了皱眉,劝她一句早些睡吧,便再也没有回头。

  留下她,和她寂寞的满庭红叶,永远留在等他的那夜。

  妾室也好,侧室也罢,这儿渐渐满了起来。她起初还会妒忌,会猜疑,后来也渐渐没了感觉。无非是一群与她相同,无法得到丈夫的爱的可怜女子。不过,夜夜守到天明才入睡的,唯她一人。

  五、缘续

  因为春乏,午后似乎特别漫长。许久没有这般好兴致散步了,她索性遣走幕子,一人于林中独自走远。

  步子渐渐轻快,仿佛能回到几年前的少女时光。自己的这三年换来了什么呢,甚至连一次,晴明大人都没在她宫内留宿过,她不是不想好好爱他的,可她用尽浑身解数,也无法换来他的多看一眼。

  从前那些诡异曼妙的舞步重新回到心头,她不假思索,肆意的舞了起来。跳这只舞的那夜,她如传闻所说的,遇见了心上人,可是不是这一场遇见就花光了她所有的命数呢,那这遇见于她,究竟是劫是缘?

正夫人的繁复留袖,满头珠翠,压得她身子有些沉,可她需要舞动,想发泄,忘记一切,想回到那一夜,哪怕血尽身亡,哪怕也要问问她的王,为何忘了与她的承诺。昨日种种,似水无痕,今夕何夕,君已陌路。

  最后一个动作,要结束多少次,才能再见到那双素色眼眸?

  泛着泪光,她绝望的回首,却是那双回味了不下万次的熟悉眼眸,赫然映入眼帘。

  心跳似乎漏了一拍,全身的血脉都在飞驰,每一个眼神、每一次呼吸都在诉说着想你,她忍不住向前奔去,却不小心失去平衡,眼看就要跌坐在地。

  一双粗糙的大手稳稳的接住她的盈盈细腰,搂她在怀,这一刻世界似乎都安静。

  不是晴明大人。

  反应过来时,她猛地推开眼前人,既羞又愤,很快端起女主人的威严,"大胆无礼之徒!看到本夫人还不行礼!"

  眼前人一愣,是那日新来的侍卫。只见他深刻的眉眼一愣,似乎发出了一声轻不可闻的笑,随即单膝跪地,"夫人恕罪。"

  她试着平息狂跳不已的心跳,"说!偷窥本夫人多久了!为何不上前禀报!"

  "本…在下怕打扰夫人雅兴,不敢出声。"

  "况且,夫人跳舞很美。"

  这些年奉承话实在听得太多,可这个人讲的,却让她久久不能平息。他是谁,为何感觉如此熟悉。

  可那夜的,是王,是她的晴明大人。她怎能给别人这个殊荣,哪怕只是圆自己一个短暂的、即将烟消云散的美梦。

  "你来本夫人的枫叶林干什么?"

  "在下负责巡视枫叶林。"

  这个时候,分明该叫他滚蛋,用不许再踏入她的回忆一步,鬼使神差,红叶夫人没有。这一举,便是平添日后多少痴念哀愁,便是改变她本该平淡等待的一生。

  "那你继续巡视吧,以后不许打扰本夫人雅兴。"

  "是,在下明白。"

  "你……抬起头来。"

  没有隔着竹帘,没有闪避徘徊,那是张沉稳英俊的脸,异色瞳孔里,竟是几分缱绻温存。高大的身影,遮去有些刺眼的日光,影子覆盖了她娇小的身躯。

  倒是该她慌乱的别过脸去了。

  "你记着,本夫人每日午后三时要来这里散步的。"

  那么,究竟是再也不想这人出现,还是盼着日日得与他相见呢?

  不等那人答话,她便急急迈步向前,木屐走在石子路上哒哒作响。她在逃离些什么呢?还是紧张些什么呢?她不知道,只知道再不走肯定想回头,再回头,定是一劫。

  即使隔着厚厚的和服,也能感觉到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眸,热烈而直接的注视。

  不行,他不是晴明大人,他不是那个人。

  必须快些走。

  此时的安倍红叶绝不会想到,今生自这日起,也再没得回头。

  六、陌路

  很显然,她是不记得了。

  毕竟五年过去。

  与她相遇的夜月,他是崭新的鬼族之王。他怎么也想不通,自己那双沾满了鲜血的手,为何也会用来,救区区一个人类的女人。

  而且,无心之举罢了,日后每次征战沙场后,深陷死境时,那双猩红美目,似乎都会在不经意间缠绕心头。

 
  "再见之时,妾身定要嫁与你。"

  比妖女的身姿绰约更迷人,比美酒的极乐登仙更难忘。

  他堂堂的酒吞童子,大江山的鬼王,忘不了一个本该是盘中餐的女人。

  五年罢了,于他不过白驹过隙一瞬间,反应过来时,她却转眼变成了别人的妻,大江山的正夫人。

  小妖怪嘴里无意间的一句碎语,却让他大醉好几天。

  他想怎样呢?

  不甘?不爽?愤恨?

  还是嫉妒呢?

  他不知道,嗜血的大妖怪,第一次拥有了自己难以理解的感情。

  还是杀掉这个让他变得怪异的女人?还是抢她回大江山,永远的据为己有?还是什么都不做,看着她生老病死?

  回过神来,堂堂鬼王,已经抛下一切,化身凡人,守护着她,和她的枫林了。

  这夜,难以入眠的不止红叶夫人。

  趁着月色,枫下独酌,粗糙的手心里似乎还存留着美人在怀的温热触感。

  他自嘲的笑笑,和着她的盈盈泪光下酒,一杯入喉,腹中燃起温热的痛。

  户隐红叶也好,安倍红叶也罢。

  他放不下。

  tbc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8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