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me

东墙梦(一)


cp酒红,中篇,私设严重,红叶设定人类,晴明正室,算是我心目中的鬼化前两人的故事。背景随便套的。我才不会说灵感来自我又看了一遍金枝欲孽。结局应该…是好的。


一、终身误

  大殿之上是死一般的寂静,明明是暖意融融的初春时分,在这堂皇的建筑之中,空气仍像是凝固了一般,夹杂着丝丝料峭北风。

   数不尽的花一般年纪的贵族女子,齐刷刷跪坐于
殿下,百花齐放般的振袖都披散在深色的樟木地板上,一张张涂满脂粉的脸,此时都花容失色,不敢抬起来面向前方。

  "所以,今日是没人敢饮下这杯酒吗?",一脸慈祥,穿着黑留袖的银发中年女子笑的一脸慈祥,望着殿下齐齐叩首的一众佳丽,身旁是她年轻的儿子,当今平安京的主人,安倍晴明。虽是隔着纱帘,也不难看到他面露难色,摇着扇子的手,更是暴露了他的心烦意乱。

  谁都知道,京中之主这次要选取的,是他的正妻夫人,因此图着光耀门楣的,恋慕皇帝俊朗风逸的,少女们从年前就开始早早做足了准备,只求今日大殿之上能够中选。

  可谁也没想到,这位年轻主人名义上的母亲,曾经的君主的正夫人,竟会如此的毫不留情。在殿选上便开出这种条件:饮下她手中酒者即可脱颖而出。

  晴明不是她亲生,而以将军为首的势力早已将安倍一族的君权几近架空,就他们的立场而言,早已不能再有更年幼的继承人诞生,尤其是来自华族女子腹中的新生命。否则他们挟幼君而废晴明,自是轻而易举。

  那杯中之物是何,自然人人心里都清楚。到底都是年轻的姑娘,谁愿意为了闺中春梦,家族荣耀,断送一生幸福呢。

  "妾身,愿意一试,"万籁俱寂的时刻,一个清脆而有力的声音于大殿之上响起,所有人不禁齐齐抬头,望向这声音的主人。

  细细眉湾,红菱小嘴,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简单的挽起个简单的岛田髻,仍难掩绸缎般的光泽。最最令人难忘的,还是那双犹如沉淀了朝阳般的猩红美目。

  她踱着步子走上台阶,取过使者手中的酒杯,一饮而尽,连一丝犹豫也没有。

  "妾身户隐红叶,愿意一生追随晴明大人。今生今世,至死方休。"

二、深宫

  春去春又来,年年岁岁,只有花相似。这年的春天,已是红叶做正室夫人的第三个年头。庭前樱花又似云,翩翩飘摇春风里。

  今天红叶也非常无聊。

  "夫人,这是今天的内务,请您过目。"一袭紫衣的侍女毕恭毕敬的递上了清单。

  红叶慵懒的睁开眼,用纤纤玉手不耐烦的翻开,"樱花桃花又闹着要一起住了啊……也不知道避避嫌,行吧准了。"

  "山兔孟婆两个新来的又把院子砸了?啧…跟我要钱,我用命给你变一笔?"

  "…天天就知道催我生孩子,我要是自己一个人能生,一窝我都生了好吗???"

  "夫人,"紫衣侍女一脸平静的提醒,"注意言辞。"

  红叶恹恹的放下手中的纸,吃了块糕点继续侧躺着发呆。

" 还有反面呢夫人。"

  "晤…"她懊恼的揉了揉太阳穴,"新一批侍卫入院?"

  "是的,要不要我把他们叫来您看看。"深知主子懒的侍女,话音未落就向帐外挥了挥手。

  一个身形颀长,轮廓深沉的男人,领着一队侍卫,走上前来。红叶久居深宫,对这种强烈的男子气息有些过敏了。晴明……自成婚以后,都很少来了。

  拉回思绪,少不了要应付一番的。

  "你们以后要尽责守卫内宫的安全,不要出任何岔子。"

  "是!"

  "内宫都是大人的妻妾,切不可逾矩。"

  "是!"

  "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本宫很懒的,没事干不要来烦我。"

  "…是?"

  侍女扶额,主子果然话不能多。

  "行了下去吧,本宫要睡了。"

  一阵微风吹过,夹杂着融融春意和几片纤弱的落樱,将那薄薄的竹帘悄悄掀起一角。所有人都循规蹈矩的离去之时,领头那人却默默回了首,不经意与红叶撞上了视线。

  一双异色的瞳孔是天际的紫蓝色,熟悉的感觉将至,一刹那,夫人竟感觉春日都在此刻凝滞。

  很快,她又恢复了仪态,命侍女整理好了吊帘。

  怎么可能呢。

  她已经嫁给了,救了她命的恩人。那瞳色虽稀有,却也未必只晴明一人有。无论如何,她已经嫁给了她的王了。

  在14岁那个秋日,改变了她人生的王。

 

  二、意难平

  入夜了,春夜已无刺骨的寒冷,却仍是有些夜凉如水。

  红叶裹上繁杂刺绣和服外套,命侍女点起晴明最爱的线香。

  "今夜晴明大人也不来吗。"

  "是的,夫人。"听到了淡淡的失落,侍女尽量保持口气平稳。

  夜真长啊,只能用往事来回温。

  冰凉的秋叶,她身为贵族之女,却偷偷背着母亲家人,去到山坡上的枫叶林。她顶喜欢那种传闻中属于魑魅魍魉的妖异舞蹈,在闺阁中流传甚广,传闻如果在月圆之夜在野外独自舞动,就会吸引来俊朗的命定之人。

  别的女子都只付之一笑,当无稽之谈,或是没有胆量,在这种夜里独自外出。平安京,毕竟是有妖怪出没的。

  她户隐红叶是谁,怎么会怕呢。两年后,家里便会让她去殿选,如果未能嫁入皇室,她的家人为了攀龙附凤,也只会把她嫁给有权有势的家族做妾,以求结党营私,飞上枝头。毕竟她尚且年轻,而且出奇貌美。从始至终,她何尝有的选呢。

  秋风吹过,卷走片片枫叶,她不禁打了个寒战,眼里却没有丝毫畏惧。如果真的有命定之人,能在这个秋夜带她远走高飞,脱离这被当做物件的绝望人生,那么管他是人是魔,天涯海角,她都会跟着他走。

  顶着秋寒,她开始缓缓的舞动。明月皎皎,佳人似玉,柔白的身躯包裹在鲜红的舞衣里,细碎的脚步轻轻踏在枯叶上,支离破碎的美感。

  林深处,一只握着酒杯的手,停下了独酌的动作。来人本想看看是谁扰人自在,目光却不自觉被吸引得再难挪开。

  月华如炼,天地间此刻一片清明,好似只有他们二人。不合时宜却熟练优雅的动作,眼波流转,移步生莲,血色长袖轻盈于月下飘摇,犹如隔世,恍如嫡仙。

  那是令人窒息的美艳。

  来人看入了迷,见识了千百遍的舞蹈,原来也能如此惊艳。

  红叶只听见林深处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声响,她定下动作,半怀疑半期待的向林中走去。

  两颗心跳,此时此刻快要决堤。

  渐渐靠近,渐渐屏息。

  却只听见一声残忍的巨响,紧接着是皮开肉绽的声音。那妖异的舞蹈,吸引来的可不止是一个人而已。饥肠辘辘的魑魅魍魉,早已聚集于此,等待已久。

  眼见美人绝望的伸出纤细洁白的一只手,快要被一拥而上的鼠辈湮没。

  剧痛之余,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 短暂的痛苦,比漫长的钝刀子割肉的人生值得。

  不可思议的是,不知道过了过久,热热的液体流过她的咽喉,力量自小腹向上涌出,由内而外,那些早已没有直觉了的筋骨,似乎渐渐有了力量,唇上覆盖着的温热触感,渐渐清晰。

  恍惚间,她困难的睁开眼,"…你…是谁…?"

  黑暗中,一双紫蓝色的眼睛忽的与她相对,她看到了犹疑,惊讶,与更多喜悦的交织。

  "本大…我…是王。"

  "王…?"

  "嗯。"转瞬已经离开,只有空气中还残留着强烈的酒气与余温。留给她的,只有一个束着发的背影。

  "…妾身…该如何再与大人相见?"

  刚刚起死回生的女人,还在想这种无谓的问题,那人不由得笑了,"不知道……你若是能活着,就大概会再见到我吧。"

  "那…,再见之日,妾身就定要嫁给你!"

  带着诧异,那人嘴角噙着笑意,"行啊,只要你办得到。"

  趁着秋风,那人消失在黑夜里。

  十四岁的秋夜,死里逃生,她记住了一双异色的眼睛,目送着一个模糊的背影远去。她把一生的爱,都埋藏在了这个背影里。

  两年后,大殿之下,她用一杯断子酒,赌来了传闻中异色瞳孔的平安京之主身边的位置,和无数个被辜负的,只能反复咀嚼着回忆、拥抱自己取暖的,春花秋月夜。

  夜长的,如人生一般,好似没有尽头。

  希望今夜,又能梦见那双眼。





tbc。






 



 


 

评论(4)

热度(24)